> 民进徐州市委员会
徐州民进会
主题教育征文┃皖南情思
你的位置:首页 > 正文

主题教育征文┃皖南情思


这不是我第一次来院南,却是第一次来新四军军部旧址。前两次是跟旅行团来的,人家事先没安排这个“景点”,我纵有万般不舍也不能单独去。这次是跟随民进徐州市鼓楼区基层委员会专门来参观学习,总算了却了一个心愿。

来皖南,不看新四军军部旧址,还算什么来过皖南?

很多人第一次知道世上有“皖南”这个地方绝对不是因为旅游业的兴起,而是因为“皖南事变”。略有中国历史常识的人没有人不知道“皖南事变”。

青山,绿水,翠竹,马头墙;小雨轻轻落着;路边的喇叭里播放着电影《苦菜花》主题曲,这是五十岁以上的人才听过的歌曲。离家千里之外,看着眼前的连绵群山,听着这久违的歌曲,我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。红尘滚滚,整日里忙这忙那,都忘了埋葬在这崇山峻岭里的七千忠骨,都忘了游荡在茫茫夜色里的七千冤魂。皖南事变,是一段不应该被遗忘的历史。民进鼓楼区基层委员会组织这次“两学一走,深思笃行,致远渐重。

新四军军部旧址分为两个部分:大会堂和军部。

大会堂原本是陈家宗祠,很大的一个院落,一进院子就看见一座周恩来的戎装雕像。1939年春天,周恩来曾视察新四军军部,有一张著名的照片——周总理和叶挺陈毅等新四军将领的合影,就是在这个时期拍的。往里走,就是新四军军部陈列馆,陈列馆对新四军的发展史做了详细的介绍。照片上的人物都早已走进了历史,但我仍能从这些照片上看到八十多年前那幅波澜壮阔的历史长卷,多少中华优秀儿女为了民族独立拋头颅洒热血,其中的艰辛困苦非我们今天所能想象。

新四军军部旧址离大会堂很近,走在里面像在地道里穿行,房舍之简陋,条件之艰苦,与新四军取得的辉煌战果形成奇特的反差。我站在那些高级将领的卧房前,想象着他们“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”的情景,不禁心潮起伏。从1938年到1941年,新四军军部在云岭近三年,指挥着大江南北的几个支队向敌后挺进,培养了大批干部,开创了崭新的局面。“千里江淮任驰骋,飞渡大江换人间。”叶挺这句诗可谓豪情万丈,那时的他,和新四军很多将领一样,对抗日前景充满了自信。

可国民党顽固派竟然同室操戈,干起了亲痛仇快的勾当!皖南事变,是来皖南绕不开的话题。陈列馆用电子屏幕对这个事件的前后过程进行了详细的演示,皖南,从此被历史铭记。茂林地区的每一棵树,每一根草,每一块石,每一条河,都见证了那一段血与火的历史,正如张震将军所言:“赴国难,群英会皖南,抗日八年功盖世;战敌顽,健儿走茂林,浴血七日泣鬼神。”但历史的车轮从来不是倒行逆施者所能阻挡,新四军并没有被国民党击垮,反而更加发展壮大,从抗战时期的新四军到解放战争中的华东野战军,这支军队始终是人民军队中的一支劲旅,为埋葬蒋家王朝立下了不朽功勋。

我们没去蜜蜂洞。那是项英、周子昆藏身并最终被叛徒杀害的地方,没去,并不是怕远,而是心里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:他们没死在抗日战场上,却死在阵营内部变节者的手上,真是死而有憾!如果他们地下有知,该多么不甘!他们在告别皖南父老北上的时候,哪里想到会走向一条不归路?当时国共合作是大局,但大小摩擦时常有,没有足够的警惕性和预见性,就容易成为刀俎上的鱼肉。他们没想到国民党会如此卑劣,更没想到身边战友的革命意志会如此经不起金条的诱惑。烈士陵园的碑廊里刻着一首哭项英的诗:“英雄事业付悲笳,泉下应知一念差。吾憾有穷能自遣君魂何处哭天涯?”读来让人唏嘘。一念差,一念差,一念之差恨无涯!

我们从军部走出来的时候,雨过天晴,阳光如烂,远山愈显苍翠。青山有幸埋忠骨,今天的皖南地区发展势头正劲,山清水秀,人民安居乐业,这,是对英烈最好的告慰。

两天的皖南之行很快就结束了,没去那些热闹的景点,只是站在历史的大门前从门缝里看一眼,就已经让人经受了一次灵魂的洗礼。列宁说:“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。”皖南事变是最不该被遗忘的。临别时泾县统战部和我们举行了一次座谈会,大家一致认为:只要是炎黄子孙,就不能同室操戈,就不能做亲痛仇快的蠢事;只要是炎黄子孙,当国家有警、民族有难的时候,就应该同仇敌忾,共御外侮。

告别皖南时,草成小诗一首以作纪念:

魂牵梦萦皖南行,红色热土育精英。

革命精神垂后世,御侮警钟要长鸣。

(陈庆苞  民进徐州市鼓楼区基层委员会会员,九里中学语文教研组长)

  • 发表于:2023/11/7  被阅:349次
申明此文章源于,若有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。